29企业文化/col/col6348/index.html铁建地产艺苑/col/col33725/index.html
中秋临江抒怀
作者:汪鹏  时间:2020-09-30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2015年9月27日,中秋节,那天我在长江畔宜宾度过的。

当天中午,由于是过节,宾馆赠送了两块简装月饼,感觉味道不错,下午逛街的时候又特地买了两块当地月饼。论斤称的散装“广式冰桔月饼”,不是为了价格低,只是为了更地道、更有地方特色,吃了四块月饼,在他乡一个人就算是过节了。

傍晚时分,逛了这座因河流汇集而成的城市,涛涛江水荡尽了两岸的春花秋叶,白塔山浮云变幻了天地古今。远山近水,要靠近水,才能感觉到那普遍而来的江风、潮气和水的味道。

我沿着河岸走修筑的长廊,渐渐走到最靠近江流的栏杆旁,凭栏远眺,江水浩淼,看似平静的河水涌动着激流、暗涌、水浪一浪叠压着一浪,滔滔不绝。这脚下的一江浩荡之水,从遥远的地方奔涌而来,又一派义无反顾的决绝势头,挟着寒风,吐着白沫,浩荡东去。我站得栏杆边,还感觉到了它的泛肤冷气,这些水从雪山赶来,依然凌厉锐进。

正当我看江水奔涌时,突然听到“扑通”一声,有人落水了吗?这是我第一反应。但是接着没有呼救声,只有欢呼声。当我转过一个角,才发现有人在跳水,是一群四五十岁的人,他们在五六米的岸边,胳膊并拢形成一个斜角,勇猛地跳下去,直插水中,泛起或大或小的浪花,发出或大或小的“扑通”声音。十来个人比试着水的入水姿势动作优美、声音小、水花小,周围叫好的却多是年轻人,现在年龄大的人比年轻人会玩多了,别有一番激情。

转过弯,几个老年人,背着救生圈在江水里畅游,有劲的时候顶水前行,累的时候抱着救生圈随波逐流,别有一番乐趣;

有一只狗沿着江岸在游泳,不停的望着岸上的主人,而他的主人在岸上跑着让狗追赶他,上演了一幅“奔跑吧,养狗的”热闹景象,别有一番玩法;

岸上几个人悠闲地压住鱼竿开始钓鱼,一个人有的是一个长竿、有的是几个鱼竿、有长有短,看他不停的在换诱饵、放线、收线,十来分钟也没有一条鱼上钩,别有一番闲情;

岸边更远处一个车道直接开到江里,顺着一个斜坡,几辆出租车司机在那刷车,这样省钱方便,用桶灌满水直接泼洒到车上,不怕浪费水、不怕淌一地、不怕溅到路人,别有一番特色;

在更远处,几艘渔船停靠岸边,这艘船是不行走的,几条缰绳锁在岸边,船上的一家家饭店,江鱼、水产特色的饭店,举杯邀月、低头望江,别有一番情调。

…………

以上犹如流水账,记下了在这个独特的节日里,孤独的江边游客。“江月”“中秋”等在诗词里泛若天星,是千年以来不断被歌咏的题材,名人佳句不断,而对我来说,感悟最深的还是被誉为唐诗“诗中的诗,顶峰上的顶峰”,素有“孤篇盖全唐”之誉的《春江花月夜》,“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。不知江月待何人,但见长江送流水。”

是夜,涛涛的江水为我等待了亿年万年,但是又如何呢,千年的等待在瞬间又奔赴千里万里。伫立水边,天地洪荒、自然万物、宇宙沧桑等时空感顿时充盈我胸怀,再到人生如流水的易逝感,虚无、飘渺、短暂的天命论,同时还夹杂着中秋之夜,独处他乡的孤独感。只是,年岁徒增之后,这些感觉不再像以往那样汹涌澎湃,而只是如这下游的江水一样,低走纳物,深水静流。

天渐黑以后,月亮还没有出来,江边阴沉,冷意袭人,我便打车回去了。回到宾馆,打开电视,手机充上电,一切又回到了当下。顿时,我想:诗词很美,可惜不是春江,更可惜的还是阴天,月亮没出来,节日也没什么氛围。